学术文章

美术学院

1562年,意大利艺术家﹑理论家乔吉奥·瓦萨里/Georgio Vasari在佛罗伦萨建立了欧洲第一所现代意义的美术学院——迪塞诺学院/Academia del Disegno。 它标志着欧洲的美术教育从传统的师徒手工艺作坊迈入了正规的学院式教学。学院当时有36位艺术家任教,他们企图在达芬奇﹑拉菲尔和米开朗琪罗等大师发明的基础上为艺术建立法则,这些法则是产生于艺术本身而不是以前那样来自于自然,它们使艺术成为具有自身确定的探索及教学方法的独立学科。1648年建立的法国绘画雕塑学院继承了意大利的传统。历经几个世纪的不断演变和发展,美术学院的规模在法国得到了系统﹑严谨和规范的构建,并成为欧美以及亚洲美院建设效仿的典范和楷模。

虽然在18世纪时法国的美术教育已经把工艺﹑装饰美术纳入到美术学院的教学中,但这些努力并不能满足19世纪欧洲社会工业革命浪潮激情叠进的需求。1851年英国举办的“万国博览会”显示出英国对于欧洲大陆的巨大魅力——特别在19世纪最后的20年里——英国已具有丰富的原创思想,以及高质量的实际手段来解决艺术教育﹑工艺﹑设计与建筑的问题。

处于普法战争失败阴影中的德国普鲁士忍辱负重,自1809年起,相继建立了很多公立学校。可以说,普鲁士是第一个将民族前途与教育实力联系起来的现代化的国家。经其首任教育部长威廉·冯·洪堡Wilhelm von Humboldt的努力,在美术教育全民普及上采取教育家沛斯塔罗茨/Pestalozzi教育思想与方法——以其《观察入门/ABC der Anschauung》为“教材”,运用线条﹑角度﹑曲线作为绘画的基础和语言,通过几何学的方式来认识自然的法则。1825年时,沛斯塔罗茨艺术教育方法在普鲁士得到全面普及。席勒的“美育”理念在此时已应用于社会实践当中,它全面提升了国民的审美与道德水平,更为现实意义是它为社会造就了充足的﹑合格的﹑能适应工业化社会发展的人力资源。

包豪

德国人力图把艺术教育转变成现代的形式。1871年德国统一后,成立了一些工艺美术学校。20世纪初,德国在很多方面已经超过了英国。1907年在慕尼黑成立的德国制造联盟/Deustche Werkband 促进了美术行业与工业界的紧密联系,并直接影响到现代艺术教育的开拓先锋——1919年在魏玛建立的国立包豪斯学校。瓦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在其包豪斯的目标宣言中说:“包家斯寻求所有的艺术都应合而为一,所有的艺术学科、手工艺门类 - 雕塑、绘画、艺术行当和手工艺都是建筑艺术不可分割的构成部分。这里,包豪斯长远目标是让壮观雄伟的艺术与装饰艺术之间没有界限且建造伟大的整体的艺术作品。”(Das Bauhaus erstrebt die Sammlung alles kuestlerischen Schaffens zur Einheit, die Wiedervereinigung aller Werkkuenstlerischen

Disziplinen- Bildbauerei, Malerei, Kunstgewerbe,und Handwerk- zu einerneuen Baukunst als deren unabloesliche Bestandteil. Das legt,

wenn auch feine Ziel des Bauhauses ist Einheitskunstwerk- der grosse Bau- in dem es keine Grenze gibt zwischen monumentaler und

 decorativer Kunst. )。由建筑艺术家格罗皮乌斯主持的学校是一所容艺术﹑设计﹑工艺﹑技术于一体的新型美术学校,它的现代性对后来的美术教育,建筑设计影响巨大。康定斯基﹑克利﹑伊顿﹑凡德罗等艺术大师们的教学思想﹑课程设计都试图把艺术作为一门科学来进行分析﹑研究,其在艺术本体性﹑社会性﹑功能性﹑实用性等方面的科学研究彻底改变了传统美术学院的教学模式。包豪斯学校从建校到1933年关闭,14年间虽然处于社会的动荡﹑政治的压力和经济的困饶,且在魏玛﹑德绍﹑柏林三易校舍。但直到今天,包豪斯科学理性的艺术分析﹑教育理念和探索精神﹑多学科研究还在西方很多美术学院闪耀着它的余辉。


柏林艺术大学

创建于1696年的柏林艺术大学是德国历史最悠久的艺术学院,也是目前欧洲最大的艺术大学之一。相对于德国一些艺术学院,柏林艺术大学是艺术科系最为齐全的艺术学院。学院曾深受法国美术学院的模式和尼德兰美术的影响,19世纪时经过约翰·G·沙都/Johann Gottfried Schadow 院长的改革,到1875年时,柏林美术学院已经成为画家﹑雕塑家接受教育的殿堂。学院在工艺﹑设计和建筑学科的建设得益于德国制造协会的领军人物布鲁诺·保罗/Bruno Paul的努力,这些学科的建设始于1900年在柏林工艺美术馆举办的研习课。上个世纪4﹑50年代的战后时期,德国的文化教育建设并没有因经济的窘迫而遏制。当年遍布全国的文化机构﹑博物馆﹑学校的建设至今德国人仍然受益无穷。战后的一段时间,卡尔· 郝夫/Karl Hofer和博瑞斯·布拉赫/Boris Blacher对学院的现代化建设至关重要。学校到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先后合并了10所艺术类学校。如柏林艺术学校﹑柏林设计﹑印刷﹑广告学校﹑服装工艺学校﹑音乐学校﹑表演学校等。

2001年11月柏林艺术学院更名为柏林艺术大学,它把原来的11个科系整合为4个学部:造型艺术学部﹑造型设计学部﹑音乐学部﹑表演艺术学部。每个学部由专业研究﹑专业艺术师范教育和更高深的专业研究所组成。专业学习分为基础教育﹑专业阶段教育和毕业后高研教育三部分组成。

教学形式除了教授工作室教学方式,学校还配备了技术车间,如绘画技术﹑木工﹑金属﹑版画印刷﹑纺织面料﹑摄影和计算机等车间。

具有特色的是实践与理论结合课的讨论课。

学院每年根据不同的专业进行两次招生。考生只要提供高中毕业成绩,非德语国家的考生要通过德语入学水平考试的证明,及准备约20件作品报考材料通过初步审查即可参加专业考试。每个教授的班级约保持在15个学生左右。录取学生有限,顺利通过考试也非易事。

德国艺术院校的毕业相当于硕士,但证书比较复杂。根据所学专业有四种:Zeugnis(纯艺术类一张简单的毕业成绩单或证明),Diplom(设计类工科毕业证),Magister(史论类文科毕业证),Staatliche Pruefung(师范教育类通过国家考试证明)。目前一些学校正在进行学士,硕士系统改革。美术学院只有侧重理论的艺术学,艺术教育学设立博士学位。美术史论专业一般都设立在文科大学。纯艺术和设计类没有博士阶段的学习,只有毕业后两个学期的Meisterschule(德语专有名词,来源于传统的作坊师傅概念,即行业高手或能手,中文一般翻译为大师班)学习以及更高一层的4至6个学期的艺术与多学科研究所的学习。如何来认定这些证书,国内还没有明确的标准。

纯艺术类学生至少要拿到2个理论的学分,理论作业通常是15页左右的论文。艺术师范教育类学生通常还要有主次两个专业,毕业时都要拿到一定的学分才能申请参加国家考试,若要取得教师职业资格还要参加第二次国家考试。实践类专业除了毕业作品还要有毕业论文或作品说明论文(一般都在30页左右),通过毕业展和答辩才能毕业。

学制通常是8至12个学期。1至4个学期是基础课阶段(专业实践,艺术学,艺术史,美学和哲学),考试合格可升入专业阶段(5至8学期)的学习,之后是毕业创作,设计或实习。考试成绩优秀者可进行2至4个学期的高研阶段的学习。

造型艺术学部包括绘画﹑版画﹑雕塑﹑新媒体专业研究方向。

造型设计学部包括建筑艺术﹑工业设计﹑视觉传达﹑社会与经济互动﹑实验媒体造型﹑电子商业专业。

工业设计细分为产品设计﹑服装造型和染织设计。

视觉传达专业进行计划﹑设计﹑实施-二维或三维的可视信息,媒介来完成。重点进行平面设计﹑展示设计和摄影/电影/录像以及相关学科的专业实习。高年级专业阶段的学习学生必须有能力在具体的项目课题中工作,并且知道学习重点,确定以后的职业方向,当然,新技术﹑新方法和新媒体的运用在教学中有着特别的意义。

造型艺术学部拥有三个重要的艺术研究所:造型艺术研究所﹑艺术科学与美学研究所﹑艺术与多学科研究所。

研究所教学进行的是更专业﹑更广﹑更深的教育。其中艺术与多学科研究所/Institut fur Kunst in Kontext是德国艺术高校中唯一的高阶段学习的机构。主要招收美术类大学毕业生和大师班毕业生。它的创新和与社会互动项目的活力吸引了20多个国家100多位研究生在此4至6个学期的学习。其艺术与多学科研究,是欧洲最重要的学科研究基地。以项目为主体研究工作的艺术与多学科研究使来自不同专业的学生围绕共同的课题进行学科间的交融与联系,并尽可能地寻找出最佳的可能去解决。这样的多重组合与训练扩大了学生的知识面和工作研究能力,拓展出很多社会需求的工作领域,如博物馆教育﹑ 艺术项目策划﹑艺术新闻记者﹑艺术心理﹑艺术疗法﹑艺术咨询顾问等。

音乐学部有乐器﹑指挥﹑作曲﹑教堂音乐﹑音响师﹑爵士乐及相关专业的普通和高级音乐师范。更高级阶段的教学有音乐学和音乐教育学(可进行博士学位的学习)﹑合唱指挥﹑音乐疗法﹑爵士乐(可进行硕士学位学习)。

表演艺术学部包括声乐﹑音乐剧﹑表演﹑音乐展示﹑舞台美术,戏剧化装﹑剧本写作﹑以及高研阶段的学习,如戏剧教育和表演专业。

舞台美术专业是综合了建筑﹑美术﹑表演的艺术,学生在学习美术﹑舞台美术﹑导演和编剧等课程的基础上要进行很多草图﹑设计,和制作。很多单元的学习是要很多专业的学生共同来完成的。与之相配合的是学院的剧场及相合作的柏林一些大中型剧院。如德国剧院﹑滑稽剧院﹑西部剧院﹑索菲剧场等。

 把几乎所有的艺术门类,学科都汇集在柏林艺术大学的一个屋檐下这在欧洲艺术院校中是独一无二的。而学院的建设与柏林文化是密不可分的,学院每年有约800多项艺术活动参与到柏林的文化生活当中。140多座博物馆,约350家画廊,近30家专业剧院,音乐厅营造出的文化生态使得柏林艺术大学成为艺术实验与原生态创意的大本营。柏林目前有近6000位职业艺术家,一年约2000次的展览。参观博物馆﹑画廊的人次有109万。2002年柏林的文化产业总量已达97亿欧元。

合作与交流

到目前为止,柏林艺术大学已与国际上100多所学院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每年约有100位学生到国际相关学校进行为期几个星期到几年的学习交流,并相互承认学分。中国美术学院也是他们的友好合作单位。柏林艺术大学曾在中国美术学院举办过三次夏季学院。除此之外学院与外界的合作伙伴还有来自商业界﹑科技﹑文化和政治领域。在其公私合作伙伴计划运行中,很多企业,如西门子﹑大众汽车﹑德国银行﹑电子商业研究所等以及一些基金会,都有不同项目和形式的合作,进行如数字传达文化﹑数字信息政府等新课题研究。

   柏林艺术大学保持着4000多位在校生就读,其中20%为外国学生。

“艺术不可教”

德国其它地区的美术学院相对柏林来说规模都比较小,学生通常保持在100多人至500多人之间。象德莱斯顿美术学院只有31位教授,566位学生。这里除了艺术疗法专业是新兴学科,艺术技艺﹑艺术品及珍宝修复专业也是它的特色的专业。其它学科相对来讲比较传统。

虽然德国很多美术学院如杜塞尔多夫﹑柏林艺术大学都把“艺术不可教”视作学院的座右铭,可学院却还一直没有关门,当然,这些是建立在德国的公费教育的条件下,尊重创意,个性的思潮有关,这种自相矛盾的乌托邦思想是学院艺术教育的要害软肋。

美术作为学科进行学院教育,如何与社会发展进行协调,目前也困扰着德国的美术教育界。柏林艺术大学艺术与科学计划-艺术与多学科促进委员会主席沃夫岗·克那普Wolfgang knapp十多年来一直在试图寻找到可能的计划﹑方式进行学院未来结构的改革﹑调整,多元化的互动﹑合作和交流。本人在1998年第四期《美术》发表的《当代德国艺术状态——联结两个世纪的文化策略及多媒体视讯网络建设》一文中曾提到:1997年10月18日,德国投资一亿六千万马克,四万两千平方米的ZKM/卡斯鲁厄艺术与媒体技术中心是继日本之后世界上第二个集博物馆﹑学院﹑工作室﹑展览﹑研究为一体的高科技与艺术研究中心。被誉为“通向未来的枢纽”和“Digitales Bauhaus/数码包豪斯”。

不难看出,有着200多年艺术普及教育历史的德国,面对信息时代文化悲观思潮所进行的人文思索与实际行动。正如被德国《美术》杂志称赞为“幻想与现实合而为一的先知” 的ZKM首任主任亨里希 · 克洛茨/Heinrich Klotz先生所言:“艺术并没有结束,现代也没有消亡!”

艺术作为人文精神与人性道德张扬的载体和创意产业的源泉和动力,有必要进一步的促进。

单增  毕业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柏林艺术大学艺术与多学科研究所,现任教于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

主要参考书目:

Bauhaus  Franke Whitford

A History of Art Education   Arthur D. Efland

Art Galleries Association  Nr.05045,2005 
  1. 个人简历个人简历
  2. 学术文章学术文章
  3. 单增作品单增作品
  4. 艺术评论艺术评论
中国杭州市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5号楼205 邮编310002 EL:+86-0571-87200350 Email:fiberartnow@163.com
Department of Fiberart, China Academy of Art No. 352 Xiangshan Rd.Hangzhou, Zhejiang P.R. 310024
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纤维艺术系·中国美术学院 | LOGIN